某-廿七

是个看文和屯小短文的,杂食。

一首…打油诗?

喻队生贺。

To Mr Yu

You are my gift

which given by God

Aplomb

whatever others say

Gentle

whenever who make a mistake

Slow speed

came from Evil's jealouy

nvied

your composed

your intelligence

There's his sabre

Here's your damnation

Everything in control

Success belongs to

Lanyu

and you

Love

Move

Only

Yu Wenzhou

——Wrote by Loretta

           10/02/2017

Happy birthday to 喻文州

下午餐XD.蚝油杏鲍菇白灼空心菜双拼,加菜油豆腐√假装我在吃肉片_(:з」∠)_其实挺好吃的


喻文州,生日快乐。

未来的路还很长,而你,会走向成功。


(韩平)约吗?[一块瘦肉]

看了巅峰荣耀被虫爹卖了个安利。

光棍节贺文兼给上铺妹子的生日贺文

时间轴大概是第十赛季夏休

ooc有

因为是一块肉所以放在了子博

http://mouliangcang.lofter.com/

密码是1004217

祝吃肉愉快

光棍节快乐

【韩平】约吗?(上)

原著向。梗来自巅峰荣耀韩文清中心番外。

一句话被虫爹卖了安利。可能有肉。

本来想七夕发结果懒癌到现在。

ooc,ooc,ooc。不保证画风对。

[孙哲平,今天中元。]孙哲平是被短信震动吵醒的。

顺着号码回拨,他的口气不算客气:“今儿是七月十四没错。韩队有什么事?咱都不是南方人不看重这个,总不是来找我问日期的吧?”

原本电话那头嘈杂的人声突然安静了,手机里只传来韩文清规律的呼吸声。

“韩文清,又恐吓你队员了?”孙哲平夹着手机去洗漱,嘴里含着一口泡沫吐字不清,“我给你说啊,你要是吓着乐乐跟你没完。”

韩文清黑了脸,“瞎扯淡。”他的语气不容拒绝,“孙哲平,今晚一起吃饭。”

孙哲平穿裤子的动作顿了顿,有些滑稽,似乎是没想到会是韩文清先提出来吃饭,“嘿嘿”两声,“好。”声音里带了莫名的笑意。

“路上小心。”挂了电话,韩文清思索着把战队的事情早点处理了然后去机场接人,结果两分钟不到电话又响了,孙哲平的声音大剌剌从那边传来,“韩文清,我在霸图门口,下来呗。”

韩文清皱眉。孙哲平在B市,和Q市距离不算远但也不近,专机也不是这么飞法。

“你等等。”就算心存疑虑,也是要下去看看的。“新杰,俱乐部的事情拜托了,我明天再处理。”

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也不必多做解释,韩文清抄起手机就往外走。

tbc,意外有事此坑待填。

(喻黄)两个甜筒

喻黄大学设定.喻队仍旧是队长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私设如山

双向单箭头.撒糖向小短文.文笔被秀恩爱的吃了

       

        G市的夏天,一如既往的闷热。太阳毒得能把人晒黑几个色号。

        郑轩对黄少天和喻文州出门逛街的行为表示压力山大。

        然而两个当事人对此浑然不觉,顶着大太阳闲逛了一个早上。

         “队长队长队长好热啊,那里有间K记我们去吃雪糕吧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指着马路对面的一间K记,望向喻文州的浅色眸子里写满了期待。

        喻文州的声音里透出笑意,“好啊,少天想吃就走吧。”

        “耶我就知道队长人最好了!”话音没落黄少天已经拉上喻文州跑了起来。

        进了K记站定松开手黄少天才想起一件事—— 他刚刚是拉了队长的手吧是吧?

        偷偷瞄了眼不远处似乎没有察觉什么的喻文州,柜台前的黄少天企图用大段的废话掩盖自己的心虚,“诶我要什么好呢草莓圣代巧克力圣代这个芋缘花冰淇淋也不错算了还是要个甜筒吧队长你要啥?”

        喻文州把注意力从滚动的宣传牌上扯回来,微笑着摇头,“少天买一个就好。”

        看着活力十足的黄少天,喻文州不自觉地收了收手掌,就好像少天的温度还残留在掌心。

        忐忑也就一会儿的事,黄少天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行那我就买一个队长要是想吃我就给你咬一口呗就一口不许多吃!”黄少天像仓鼠护食一样用自以为凶恶的眼神瞪了喻文州一眼,这才回头跟服务员妹子点单,“靓女靓女,我要一个甜筒!”

        服务员妹子令人惊讶地没对黄少天刚才的语速和垃圾话表示困扰,动作利索地结账找零装好一个甜筒微笑着递给他之后,看着那个看起来是同伴的挺文静的黑发青年走过来敲了敲柜台,谦和而有礼地询问:“你好,我想问下是要在这里参加你们的活动吗?”

        虽然很温和,但这人的笑容怎么好像有点深意?腹诽归腹诽,服务员妹子还是很尽责的,“是的,请问您是要现在开始吗?”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向服务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满意地看到对方点头示意知道了,这才对着黄少天的方向开口,“少天,来陪我参加个活动吧?”

        “啥活动啊队长?”黄少天坐在角落里吃着甜筒玩手机好不欢乐,听到喻文州叫他关了手机走过来,刚咬了一口冰淇淋嘴边还有白色的残渣自己也没发现。

        喻文州的笑容大了些一边走向黄少天一边提醒,“少天你的嘴唇有雪糕。”

        不出喻文州意外的黄少天炸毛了。

        “卧槽哪呢哪呢队长快给我纸巾本剑圣的光辉形象——”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喻文州伸出舌头,轻轻舔去了黄少天唇边的白色雪糕。

        自家队长的脸近在咫尺,那双桃花眼对着他眨了一下,两下。

        话唠黄少天暂时哑了,但心里已经刷满了文字泡: “卧槽队长干嘛呢这不是占我便宜吗本剑圣守身如玉二十几年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不过是队长的话也没什么关系的吧谁叫我喜欢他呢……”

        没错,黄少天喜欢喻文州。很久了。

        但他不敢跟喻文州告白。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直到喻文州告诉他这是活动的要求拿着两个送的甜筒和他一起走到二楼,黄少天脑子里的刷屏才堪堪停止,把注意力放到了喻文州身上,再次刷起了垃圾话。

        “队长你就为了两个甜筒出卖了我们之间的清白你太过分太过分了啊!不行甜筒起码分我一个!而且那个服务员妹子看我的眼神怎么就那么奇怪呢这活动到底是干嘛的啊!”

        是的,机智的剑圣大大现在都还不清楚K记的这个活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服务员妹子对你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少天只能再吃一个,凉的吃多了会拉肚子的。”喻文州把手上的两个甜筒之一用纸巾仔细包好递给黄少天,解释给他听,“其实就是一个情侣活动而已,亲一下就有两个甜筒,少天不觉得很划算吗?”

         “这不是骗人吗?”黄少天接过甜筒咬了一口,嘴巴里鼓鼓囊囊的,看得人有些心痒。

         “没有骗人啊。”喻文州的唇角勾出一个愉悦的弧度,笑着替黄少天理了理刘海,“少天难道不喜欢我吗?我可是喜欢少天很久了来着。”

        被告白了。

        BOOM!

        黄少天炸了。

        一向脸皮厚得和叶修有得一拼没了边儿的剑圣大大脸上飞了一片红,像只番茄。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发挥机会主义者的优点抢先来了个请求交往,连珠炮一样吐出一大串文字泡:

         “队长你说啥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暗恋你很久了我保证你没我喜欢你的时间长诶不对我爱你啊我说我们都这样了干脆在一起吧队长你觉得呢?”

        然后黄少天又说不出话了。

        喻文州吻了他。法式的那种。

        这回是连脑子都一片空白了。

        一直到甜筒快要被体温融化了,喻文州才松开几乎喘不过气的黄少天的唇。

        “我也爱你,少天。还满意你的新男友吗?”

        那双深邃如海的黑色眸子里,盛满笑意。


        梗来自新闻[“5.20”肯德基情侣活动]